吴艳梅嫁到了攸县鸭塘铺乡杨木港村打石冲组

2018-07-22 12:37

“有时候真想不洗了。”吴艳梅说,特别是公婆卧床的头一年,遇到的烦心事情多,也有厌烦情绪。后来想想,自己也会有老的一天,到时候也会需要别人来照顾,又开始细心照顾老人。

孝语录:我也会有老的一天,照顾公婆只是我分内的事情。

大概20分钟后,吴艳梅会先到公婆的卧室内。先帮公婆解决如厕问题。随后,她端来热水,先后帮两位老人洗脸,再帮老人翻身。如果是热天,还要擦洗一遍身子。

早上7点左右,早餐好了。吴艳梅盛了三碗,一碗是儿子的,另外两碗是公婆的,里面没有辣椒和味精。为照顾大家的口味,吴艳梅每天都会换着花样做,今天是白米粥、明天是粉、后天是面条…………

吴艳梅说,公婆身体不好,做晚辈的就尽量让他们心情好,保持乐观。明年,她还想创业,向村里申领一些山羊养殖。现在最大的希望,就是早点将新房建好,让公婆住进去,早日完成公婆的心愿。

去年,攸县鸭塘铺乡举行了一次“模范儿媳”评选活动,吴艳梅成功当选。“人好得无可挑剔,就是家境太贫寒了,这些年吃了太多苦。”聊及吴艳梅,乡亲们的回复如出一辙。

这些年来,每天早上6点左右,吴艳梅就得起床。为了节省开支,家里的煤炉晚上都会停用,因此起床的第一件事,就是生火烧水给家人洗漱,然后开始做饭。

龙冬华说,目前,吴艳萍是村里的扶贫对象,家中的经济来源就是低保补助,村委会和乡亲们有时候还会给他们送点爱心。

2012年,81岁高龄的公公刘增堂因为中风半身不遂,只能躺在床上度日;次年,80岁的婆婆肖秋葵也因为中风瘫痪,只能卧床。年迈的公婆睡在一间房子里,床边就是接屎尿的桶子。老人们由于多年卧床,加之患有眼疾,只能靠声音识别人。

1989年,吴艳梅嫁到了攸县鸭塘铺乡杨木港村打石冲组。第二年,儿子刘明出生了,一家人沉浸在幸福当中。不幸的是,刘明两个月的时候,因发高烧住进了医院,并留下了后遗症:无法与人正常交流,生活无法自理。

“好在15岁的女儿学习成绩不错,我比较欣慰。”吴艳梅说,起初总感觉老天在故意捉弄她。现在想想,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,好日子肯定不远了。

吴艳梅家中唯一值钱的就是那台冰箱。这是吴艳梅担心热天饭菜会馊,向妹妹借了1300多元钱买的。家中的电视机和一个铁床都是爱心人士捐赠的。

吴艳梅在帮公公擦洗身子 记者 何春林 摄

“我这个儿媳妇真好,没有她我们可要受罪了。”一有人来看望,吴艳梅的公婆总会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。

随后,吴艳梅把早餐端到了老人房内,一口一口地喂公婆吃。吃完早餐后,吴艳梅还会端来一碗水,帮助公婆清洁口腔卫生。

儿子残疾、公婆瘫痪、丈夫患病 不幸相继袭来

吴艳梅说,那段时间她一直想不通,经常把儿子紧紧抱在怀里,儿子哭,她也哭。

五年前,家中唯一的支柱————丈夫刘贵桂被诊断出了心脏疾病,不但干不了重活,还需要常年服药。

家人口味不同,考虑老人家胃口 她做饭都会分开煮

帮两位老人洗漱完之后,吴艳梅还要时刻关注锅里的粥和米饭。太烂了儿子不喜欢吃,但考虑到太硬了公婆难以吞咽和消化,她都会将饭分开煮。

杨木港村的村支部书记龙冬华感慨,“生活确实对吴艳梅太不公平,什么倒霉事儿都让她给赶上了,帮把手的人都没有”。

株洲晚报12月14日讯(记者 何春林)吴艳梅不善谈,采访中一直都面带笑容。按她的话说,哭也是过,笑也是过,为什么不笑着过呢?“我相信好日子离家人不远了。”采访结束时,吴艳梅笑着送我们离开了村口,并说了这么一句话。